以发展产业链和做赛事IP为核心,中国杯帆船赛下一个十年的转型进行时

2017-11-01 来源:懒熊体育

在第11届“中国杯”帆船赛的第二个比赛日,老天仿佛是要给这些来争先的船队一个下马威。

“这天下午的比赛遇上了完全无风的情况,组委会取消了后续的比赛。”夺得今年“美洲杯”冠军后第三次参加中国杯的一花.口袋新西兰酋长队队长告诉懒熊体育,“这就像买彩票一样,比赛基本上只能靠天气和运气。”

幸运的是,在这个很大程度需要靠天吃饭的赛事里,今年的中国杯在最终日的比赛中迎来了天公作美,在经历4个比赛日后,于10月29日在深圳大亚湾顺利落幕。

来自4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1500名选手,再一次刷新了亚洲大帆船赛的赛事规模记录。

2017年是中国杯的第11年,到目前为止,中国杯累计吸引了492支船队的7800多名帆船选手,五次荣获年度亚洲地区最佳帆船赛事,被列入世界帆联(World Sailing)大帆船赛历。今年的中国杯帆船赛上,除了历年已形成特色的港深拉力赛、场地赛、绕岛赛等成人大帆船赛事及青少年赛事外,还新增了近岸对抗赛。此外,赛事最大的亮点在于世界上影响最大、声望最高的帆船赛事奖杯——“美洲杯”来到深圳,在“航海名人面对面”的活动中,美洲杯冠军、一花.口袋新西兰酋长队为中国运动员和帆船爱好者们一起分享了夺冠团队的经验和世界帆船的最新技术。

“中国在之前没有帆船运动,民间没有基础。”中国杯帆船赛CEO、中国杯帆船赛组委会副秘书长钟勇在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曾表示,中国杯填补了中国乃至亚洲地区的顶级帆船赛空白。“欧洲的帆船赛,是这个地区有帆船运动的群体,有帆船俱乐部,慢慢变成比赛,我们的办赛模式是个奇迹。”

2005年,钟勇就带领自己的队伍参加了亚洲的传统帆船赛事“泰王杯”。赛后,钟勇认为办一个超越“泰王杯”规模的赛事并非不可能。由此,深圳市纵横四海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成立,钟勇出任总经理,开始筹办帆船赛事。

中国杯始于2007年,作为一个以帆船赛事为核心而向周边产业衍生的大型综合赛事活动来推广帆船运动。钟勇表示,要在国人不熟悉的领域建立一个高端品牌,可以说是在白纸上画图。因此中国杯办赛初始就制定了头5年投入两至三亿的投资方案,且5年之内不问收益。“2007年和2008年两届比赛,光是购买船只就花费了7000多万元,先后购入了30艘博纳多First40.7统一组别帆船,正是这一举措才奠定了中国杯的高起点,吸引国外船队的参与。”

据悉,如今“中国杯”拥有的30艘博纳多40.7大帆船,而至2007年中国杯帆船赛创办以来,每年持续投入5000万元以上的运营资金。而博纳多就在与中国杯合作的十年间,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钟勇介绍,博纳多目前在中国的帆船品牌中保有量第一,5年前博纳多的中国负责人曾告诉钟勇,在中国销量年增长300%。

过去十年,赞助商作为一直以来赛事的最大收入来源,2016年的赞助收入在千万元级别。除了组委会的统一招商外,参赛船队也拥有招商的权利,例如在船只印上本船队的赞助商logo。

“我们鼓励船队去邀请国际选手和赞助,而并不一定要成为组委会的官方合作伙伴。”中国杯帆船赛首席运营官晓昱在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说,“对我们来说,有更多高手在场上角逐才能保证一个赛事的精彩程度和赛事的生命力。”

在今年的中国杯赛场,出现了很多如梅赛德斯-AMG、 中金投资 、天神娱乐、圣盛游戏等赞助商新面孔。“赞助商比往年多,增加了很多有科技含量的、互联网的一些游戏类品牌。世界知名的帆船赛赞助商无外乎都是奢侈品、汽车、科技类品牌,可以说我们在赞助层面越来越贴近国际知名赛事了。”晓昱说。

但今年的情况和往年有了一些不同。晓昱表示,虽然暂时还做不到收支平衡,但今年的中国杯,赞助商已不再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尽管并未透露具体数额,但2017年,中国杯依靠背后的帆船产业链获得了很大收益。“赞助作为收入的‘一部分’,肯定还是千万元级别,而且跟去年相比会多很多,但我们看中的不仅仅是赛事本身。产业链上游的造船,基地的建设和经营,游艇展览,船体的租赁、培训、维修、保养都带来很大的利润空间,并在今年有了很大的发展。”

而在转播方面,除了在腾讯、网易等大型网络平台上有直播服务以外,中国杯今年有了属于自己的水上直播信号制作公司-旗鱼直播,并通过岸上机位加海上航拍的方式,实现赛史上首次电视直播。

“你今年能看到的所有直播,都是我们自己做的信号,然后将内容输出给所有的平台。将来这个直播平台也不仅仅是直播中国杯,也会在将来延伸到所有的水上运动。”晓昱说,“电视直播还会极大地提高赞助商品牌的传播力,这也是我们回馈赞助商的一个方式。”

至于版权费用,她认为目前的中国杯、乃至于中国的所有帆船赛事都还处于需要让更多人去知道并了解的阶段,距离收取版权费用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开始走向平民化的帆船运动

帆船,这是一个在大众印象中名副其实的精英阶层运动。根据胡润百富发布的《2017年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帆船位列中国高净值人群最想尝试的运动前三名。以2017年中国杯御风者青少年帆船夏令营为例,共8期分为稳向板船及龙骨型帆船的两种基础班和进阶班,收费为16800元。而针对青少年推出的御风者航海俱乐部,会员年费为23800元。

但对于推动帆船运动大众化和平民化,晓昱认为自己没少下功夫。踏踏实实地做人群培养的工作是她目前的工作重心。近年来,各大商学院、各类白领组队参加帆船比赛和训练的越来越多,今年的中国杯赛场上也出现了清华大学、长江商学院等组织队伍的身影。

尽管帆船仍属小众,但这项运动的发展速度相当惊人。首届中国杯全中国的参赛船队是5支,今年比赛光深圳船队就有超过20支。

“通过赛事本身来推广帆船运动已经有了很好的成效。如果说之前中国杯的参赛人群以企业家为主,但是今年我们可以看到已经有很多公务员、律师、媒体人还有很多白领参与进来了。玩船不一定要买船,深圳有很多船舶体验和租赁服务的俱乐部,体验费用也不高。”

2016年11月8日,国家体育总局在京发布了 《海陆空运动发展规划》,水上运动产业迎来了利好政策。 据统计,目前全国水上运动主要船艇生产厂商有300多家,各类船艇泊位近2万个,其中也包括传统的游艇泊位,水上运动俱乐部近 200个。晓昱表示,“我相信将来随着国家公共码头的建设,玩船的成本会越来越低。”

而另一个普及帆船运动的关键在于青少年帆船教育。

从3年前开始,中国杯就开始举办青少年公开赛, 今年中国杯延续 “全家一起来航海”  的主题,在赛场上增设了青少年统一设计组别和M32双体船组船型的统一设计组别,有超过上百名的青少年选手参加了比赛。每年中国杯也联合新西兰奥克兰的游艇会开展青少年帆船夏令营,累计培训了上百名学生。同时,在深圳的一些私立学校、国际学校开展的“帆船进校园”活动,也尝试性地在学校的教学计划中加入航海课程。

根据赛领创始人李安的统计数据,在2010年全国仅有五家青少年帆船培训夏令营机构,在2016年增至76家,同时有超过6400名青少年参与了帆船夏令营。

“今年在青少年板块最大的亮点在于我们携手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共同推出了一本航海通识绘本《跟小御学航海》。”据悉这本绘本定价45元,将很快首先在深圳登陆各大书城开始销售。晓昱介绍说,“教育青少年的成本比成人更低,只有这些‘帆二代’成长起来,才能大大提升帆船人口基数。他们是未来中国发展帆船运动真正的、也是最重要的力量。”

在国内,青岛、厦门都提出过建设中国“帆船之都”的设想。青岛以举办北京奥运会帆板赛事为契机,着力在校园普及帆船运动,接受过帆船体验的孩子以数十万计;而厦门每年举办的中国“俱乐部杯帆船挑战赛”,也极大地带动了当地帆船制造业的发展,在2011年产值就已接近20亿元,由厦门制造的J/80帆船还被选为第14届亚洲帆船锦标赛和广州亚运会官方指定用船。

对于成为中国“帆船之都”,钟勇认为深圳具有比青岛和厦门更好的经济条件、地缘条件以及人才条件。“深圳人均GDP已突破1万美元,这是一项运动发展和起飞的基础。打造‘帆船之都’,可谓顺理成章。”

中国杯前十年实施的是“请进来”战略,把国际上的优质资源和团队带到国内。随着赛事影响力的扩大,除了组织举办为期四天的中国杯帆船赛之外,中国杯的赛事团队还输出在深圳的赛事组织模式,“外包”了诸如湘江杯、澳门杯帆船赛等赛事,接下来,还将筹备组织东盟杯帆船赛。

目前,中国杯也在筹备跟东南亚各国之间建立一个6000海里的离岸赛,赛事预期在2018年开赛。离岸赛的前期筹备进展方面,目前已跟东南亚各国达成合作意向。

商业化是项目发展的必然选择,近年来国内从互联网企业到风投都热捧的赛事IP资源概念,但不是所有的体育赛事都能成为IP资源。

对此,晓昱告诉懒熊体育,“11年前开始规划这项赛事时,我们就确定了以打造高端大帆船赛事为切入点,集结竞技、文化、艺术,时尚、产业于一体的海洋嘉年华战略。帆船同时具备体育竞技、旅游休闲、等多重属性,帆船特色城镇在国外非常普遍。接下来的十年,我们将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特色小镇, 涵盖旅游酒店、休闲度假、滨海地产、会议展览、交通运输、船艇设计研发制造及维修培训交易以及高端服务业等等在内的一系列产业。  ”

2017年8月,作为“腾讯粤港澳湾区青年计划”的组成部分,腾讯组织了首期粤港澳湾区青年营,开营仪式选择在了中国杯帆船赛御风者航海会(七星湾)基地,由中国杯帆船赛的专业教练带领学生扬帆出海。对于中国杯来说,这次的湾区青年营仅仅是开始,尽管事情不大,但却可以很容易从中看到这样一个关键词:湾区生活方式。

“据我所知,这次出海活动是青年营各主题活动中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晓昱介绍说,“通过这次活动,优质体育赛事IP资源的价值已经被初步认识和挖掘,我们也看到了开展青少年帆船运动的特殊意义。另外,在我看来这样的青年营其实就是‘航海小镇’概念的影子、雏形或者说缩影。”

政策的出台也推进了这个时机。2017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 发《关于推动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建设 工作的通知》,正式启动了运动休闲 特色小镇建设工作。 仅在2016年,国内进入建设阶段的体 育小镇已经超过100个。

“回头看中国杯,不仅仅是办了比赛,而是把中国船艇产业链带起来了,”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运动一部部长苏科在2016年中国杯新闻发布会上说。

“打通了这条高增值、低碳环保的产业链,还有超级IP带来的滨海帆船小镇,必将带动深圳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在钟勇看来,赛事资源为中国杯品牌溢价带来极大想象空间,这条全新的蓝色产业链也“钱”景无限。“我们举办赛事不只是好玩,最终是要赚钱的。”